Herdesman

内蒙古,烈马柔情的土地

草原上生活着一个神奇、庄重而沉默寡言的民族,这就是在世界文明史上,曾经留下浓墨重彩的蒙古民族。蒙古人并不都像世人理解的那样豪放,很多人腼腆而温和,像内蒙古起伏的山一样宽宏而博大,像内蒙古流淌的河水一样,不善言谈,却不停止它跋涉的脚步。

草原,梦的去处

舒泥有个梦,是“三十年的悠悠长梦”。她说,这跟那位生长在台湾的东北人无缘无故地梦到一片草原,又无缘无故地喜欢契丹的历史一样。这“无缘无故”背后,一定隐藏着某种形而上的“缘故”,那是与生俱来的,是神秘莫测的、难以言表的生命暗示。一个蒙古人问舒泥:“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们这个民族”?她回答:“我就是喜欢,不为什么”。这如同“没有任何预兆,莫尔根的妈妈唱起歌来,令人惊叹的明亮、动人”,自然而然,不需要任何注解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