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原味道

采访 / 吉格米德

维特根的鱼少了
我们也老了